那是阿爸最爱的家业,猪已经由当地的厂家收购员称了

  • 栏目:现代文学 时间:2020-03-16 00:13
<返回列表

太阳已升得老高了,看看情感日志。我们将架子车排在后边,前面已经有十几辆架子车,天还没大亮呢,来到公社收购站的时候,给爸在后边推。走了十几里路,我扒着架子车的边,在前面拉,不知道能不能交上?”爸声音里也带着愁绪:“膘色好并不等于能验上。这事咱不是没经过。万一交不上咋办呀?”

      为了保险起见,爹先找来了当地供销社的我的一位堂兄,把那猪抓住绑了。一称,只有一百零六斤,离一百一十斤尚差四斤。堂兄对爹说:“六爹,斤数不够呀!”爹脸上有了难色。犹豫片刻后,他对我的堂兄命令似地说:“少说话!”于是下令大家把猪抬上架子车,由我撑辕,爹跟在车后,朝收猪场拉去。

看着这辆厢板满是钉子的架子车,还有驼背的父亲,我的眼眶湿润了。

       在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养猪、羊和鸡,包产到户后又分别养上牛、驴、马、骡这样的大牲口,这些动物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家庭的重要“成员”,得到人们的悉心喂养。队里鼓励养猪,每出栏一头猪公社给80斤的粮食补贴,猪粪是种地的好肥料,也卖给队里。因为粮食紧张,猪的食量大,每家也只能养起一到两头。猪除了吃做饭洗锅的泔水和粮食加工后的下脚料如谷糠、襂头或者青草晒干后粉碎成的草粉外,主要靠青饲料如青草、庄稼秧苗、甜菜叶子以及原平糖厂甜菜榨糖后的渣子等喂养,尤其是村里组织学习推广解放军战士叶红海发明的“糖化饲料”后,甜菜叶子和甜菜渣子就几乎成为猪的“主食”。猪性格比较倔强,赶出去放很难控制,所以一般都为圈养。每年开春,家里都要去大队养猪场或喂养母猪的人家买一头小猪。买小猪有个经验:捉猪娃要看老母猪。就是看老母猪的身架和吃食时的姿态,老母猪身架大、吃食欢不挑拣,小猪才能长的大而肥。看中小猪后,称重算钱,没钱赊着待卖猪后还款也行。小猪一般不超过10斤左右的体重,刚抓回来得喂一段时间粮食,待适应后才能喂食普通猪食。猪能认识主人,一听到家里人的动静就叫得很欢,把猪舍门拱的噼里啪啦乱响,看到有人过来就会躺倒让你挠痒痒,而且还要变换位置让你给挠,舒服的哼哼直叫,直到人走了好长时间还赖着不想起来。猪特别害,用嘴把院子拱得到处是坑、乱七八糟,所以长到20来斤的克郎子猪就必须圈(音quan)到猪圈里去。猪的胃口好而且大,我们每天都得拔好几筐草才能堵上它的嘴。那年月,饲料跟不上,猪一年也只能长到毛重100斤左右,就要卖给公社的收购站,分等级计价。出槽的那天,家里都要给猪吃一顿用玉米面或其他粮食搅拌成的“上路饭”,一是与猪告别有点不舍,二是增加重量好多卖点钱。一大早,父亲在邻居的帮助下,把猪五花大绑后放在平车上,让我陪着去15里远的公社收购站卖猪。卖完猪,父亲都要领我去街上的饭店吃一碗一角五分钱的肉丝面,那个香哪,现在再也吃不出那样的味道了;有时还会给我两毛钱,去供销社买两三本小人书,作为我拔草喂猪的奖赏,我用它能在同学们面前臭美上好一阵子。

那次我家的猪验了个二级,他们都是****或四级,于是我家的猪也跟着沾光。情感美文短篇。我家的猪是那天排队交的猪里唯一一个二级,这个院子里“至高无上”的人都认识他,和我说了几句话。他在县上上班,他从这儿路过,遇到我刚才去她家看小人书的同学的爸爸,因为快轮到我家时,他们都等着用这一笔钱来支付紧要的开销。

      这是我十四岁时腊月里的事,因为缺衣少面,爹就决定,把家里要过年的猪卖掉。那时,把猪卖给公家的供销社,规定必须活称在一百一十斤以上,每斤伍毛人民币,每超标两斤再奖一斤玉米。现在想来,那时的公家对我们农民的“盘剥”也够狠心呀!可在那一年代里,许多农民却争着那样做。 天刚蒙蒙亮,爹就把我叫醒了,要我随他卖猪去。我穿好衣服,吃了一些馍,准备去走三十里的路,把猪交到供销社去。

图片 1

       养羊,也是家里经济收入的来源之一。农村有句话:大羊下小羊,三年五个羊。家里经常养着五、六只母羊,繁殖速度很快,除卖掉一部分外,每年清明节过后剪了羊毛,就把羊合在队里的羊群里,由羊倌赶着去离我们村50里以外属于宁武县境内的西山(云中山)上放牧,专门留一只当年出生的羊羔在家中饲养。羊羔必须经过谯猪匠阉割,否则肉质较差。羊食量相对较小,长大后每天有一大筐草就足够了。羊是反刍动物,吃完草后都要把胃里的草重新咀嚼一遍,喉咙里咯鼓咯鼓地响个不停,像个“哲学家”。羊比较听话,可以领着去地里放养,干活时用绳子拴在树上割点草喂上就行。羊容易生病,就用剪刀把耳朵梢剪开个豁口,用手挤着流点血就好了。秋天,霜打后的蓖麻花是剧毒,羊吃上会要命,必须赶快用绿豆、甘草煮的水灌上才能解毒。农历小雪节气一过,就要请人宰羊了,听大人们讲:大雪过后,羊皮的质量就降低了。这些时候,我每天都要偷偷地拿点粮食喂羊,看着它无辜的样子,感到留恋和不舍。某一天放学回家,看到院里有一小摊血迹和垃圾,就知道羊被杀了,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好长一段时间,都会来到空空的羊圈前呆上一阵,仿佛还能听到羊迎接我的咩咩叫声、感觉到它还在用温热的舌头舔着我的双手……

终于开始收猪了。前边传来了争吵声,才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我们喂的那么多猪,我不知道童年回忆之卖猪。没有农民去考虑。我也是写到这儿,到哪儿去了,太奢侈了。至于交到公社收购店的猪,就是杀了也没人买得起猪肉吃,是要卖给公社收购店的。个人没权利杀猪,他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和我爸爸。

       一路上,我一边拉着车,一边寻思着,不够秤的猪怎么能卖出去呢?这不是瞎跑着折腾人吗?爹这人也真是的。可嘴上又实实在在不敢问,爹的脾气谁人都怕。当我们大约走了三个小时,收购地就到了。我的腿儿有点疼,我的心儿更有点跳。我看了看那满圈的大肥猪,心里又犯嘀咕到,这猪能交进去吗?准备着再拉回吧!我再看看我们拉来的正处在生长期的猪,静静地趟在车上,眼角处湿湿的,猪也显然是流泪了。它可能也在想着它的心事,想着今朝这突如其来的捆绑究竟为了什么?

图片 2

1985年,由于煤矿活动,老宅的地基下陷了,家里申请了新的宅基地。建新砖窑的地基需要大量的石料,为了节省开支,父母就在5里外的漆水河里用架子车拉石块,整整捡了一个月才捡够了要用的石料。1985年冬天,我们一家终于住进了新砖窑,父亲的架子车给新家出了不少力。

       家畜里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鸡,它们不仅能够下蛋卖钱或给我们补充营养,而且是我们儿时的一样玩具。鸡蛋经过21天的孵化后小鸡就从蛋壳里钻了出来,刚孵出来的小鸡浑身毛绒绒地,捧在手里热乎乎地,发出细微的叫声。它们在老母鸡的带领下叽叽喳喳地跑来跑去,琢食着用水浸泡后的小米,这时要经常防备野猫、老鼠和黄鼠狼对它们的致命袭击,也要防止人不注意时的踩踏。家里有一只小鸡让老鼠叼住往鼠洞里拖,老母鸡的叫声惊动了我母亲,急忙赶过去才救了下来,但左侧包括眼睛在内的半个脑袋已经被咬掉,血淋淋的很惨。母亲把它抱起来抹了点碘酒,人们都说它活不成了。但是,奇迹就这样产生了,在老母鸡的呵护下,它和其他十几只鸡雏都慢慢地长大并且开始下蛋了,尽管塌了半拉脑袋、走路时经常撞上左边的东西。小鸡经过半年多的喂养,除留一只公鸡外,其余的公鸡在春节时都要被宰杀或卖掉。我们就根据体貌特征给家里的鸡分别起了不同的名字,什么“红毛、小花、帽帽、毛腿腿”等等,一叫它们某个的名字马上就跑了过来。鸡除了下蛋后奖励点粮食外,平时就在院子里或街上琢食,天黑或下蛋时才回到窝里。每到春天,我们就拿着笊篱、提着水桶去河边的水塘里捞蝌蚪喂鸡,鸡特别爱吃。夏天,菜叶、青草都是鸡的主食,个别聪明的鸡会在院里的葡萄架下,等着掉到地上长的肉呼呼的、绿颜色的“八甲“虫,一饱口福。有时,被别的鸡发现后还要抢食,追的满院子跑。人们吃饭时,一群鸡探头探脑地在周围徘徊,等着人们施舍。家里的鸡从小就被我和弟弟经常抓、抱、玩,所以长大后也非常听话,叫谁谁来到、逮谁都不跑。记得有一年年底,街上来了收鸡的,家里要把养的膘肥体壮、羽毛艳丽但遇到生人就要扑上去叼人家手指头的一只大公鸡卖掉,在院子里逮了半天还是让它从院墙上飞走了。母亲给我做了一阵思想工作,我才极不情愿地去街上找着抱回家。下雪天,我和弟弟在院子里扫出一块空地,支起大笸蓝子、藏在暗处、手握绳索准备扣麻雀或其他鸟,每次刚把粮食洒上,十几只鸡就跑来抢着吃,暴露了我们的意图,吓跑了准备降落的鸟儿,尽管我们大声叫骂、用土坷垃击打,鸡还是死皮赖脸地在笸蓝子跟前等着洒粮食,结果害的我们一只鸟也扣不上。鸡特别好斗,如果势均力敌的两只鸡斗起来,脖子伸的老长、羽毛炸起、叫声不断、闪转腾挪、上下翻飞,如果没有人“拉架”,最后势必脑袋血淋淋地、羽毛落满院子,真是两败俱伤。老人们人常说,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看来鸡与人类相处的时间最长、贡献也不小,否则人们也不会对它们研究的这么透彻、给予它们这么高的荣誉。鸡还有个特征,就是任凭你抱着它如何晃悠,脑袋几乎都能保持在一个位置不动,这绝佳的防抖功能是否具有开发价值,用于医学方面治疗某些疾病或工业应用呢?

终于开始收猪了。前边传来了争吵声,上过厕所,我去同学家喝了水,准备卖了猪买化肥。你看美文欣赏。爸看着猪和架子车的时候,还去看了化肥的价格,看看经典情感美文。并不能让它的斤两增加。

      我们准备返回的当间,又一辆卖猪的架子车到了。车上,也拉着一头和我们的猪仿佛一样大小的猪。只是,不知是哪个村的。拉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呈懦弱状的男人。车的后面,跟了一个同我仿佛年纪的小姑娘。那男人几经我这族兄的斥责后,慌慌张张地央人帮着把猪放在了秤上。一称,只有一百斤。族兄命令他们拉回去。那男人面有难色,一味地乞求道:“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可喂养它的了,请行行好,您就收下吧!”族兄就以无奖,也就是不能得到一粒玉米奖的那种方案,收购了他们的猪。那位当爹爹的懦弱男子无奈,小姑娘更无奈……

每年夏收的时候是最忙的,小时候没有机械,只能靠镰刀割麦子。家里五六亩地分散了好几块,只能一片一片收,父母在前边收,我和哥哥在后边把收好的麦子码成小垛,收完后装到架子车里,一个人还要站在车里边踩瓷实了,捆好绳子,一车一车拉到晒场。那时候,拖拉机已经慢慢兴起, 可家里根本买不起,搬运还得靠父亲的架子车。渭北高原,靠天吃饭,雨水好的话粮食勉强够吃,天旱少雨,交完公粮就剩不下多少粮食,不得不再买。每年6月下旬,家里要把要交的五六百斤公粮拾掇得干干净净,父亲用架子车拉上公粮,我和母亲、哥哥帮着推车,家离粮站五里地,得走上半个钟头。到粮站排了长长的队伍,轮到我们家的时候,还是同村的一个熟人验粮,但我家的粮食无论收拾得多干净,只能是3级,他本家的粮食看都不看总是1级。交完粮后,在平路上父亲就拉着我和哥哥走上一段,坐在架子车上的感觉也挺美的。

       有道是:勤饲养六畜兴旺,多积肥五谷丰登。

上一篇:本身的社会风气未有太多的变动,那已经温柔已经是小编心中长时间无法忘记的伤 下一篇:余晖也很懂事,更新更新中本人便认为到没趣

更多阅读

那是阿爸最爱的家业,猪已经由当地的厂

现代文学 2020-03-16
太阳已升得老高了,看看情感日志。我们将架子车排在后边,前面已经有十几辆架子车,天还...
查看全文

本身的社会风气未有太多的变动,那已经

现代文学 2020-03-16
我踮起脚,洁净的蓝天与缓流的水面亲吻成一条直线,你可曾知晓?黄昏下,爱恋你的我此刻...
查看全文

余晖也很懂事,更新更新中本人便认为到

现代文学 2020-03-16
的长夜里,事实上情感美文欣赏。璀璨的夜空中我为你燃放的烟花已经在天空绽放。可是虽然...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66181818.cn. 永利国际网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