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付和郭福来口中的范二妹名为范雨素,在皮村8平方米大的出租汽车屋中专职写作

  • 栏目:社会 时间:2020-01-05 07:51
<返回列表

突然遇上沙尘暴|范雨素爆红之后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成名后“躲进山里”的范雨素:我为啥没离开皮村?

图片 4

“范大姐人呢?”

2017年4月24日,育儿嫂范雨素讲述个人经历的《我是范雨素》在网上发布,阅读量迅速突破百万。

  44岁的范雨素说,出名之后,她的生活与之前相比,并没有大的变化。

“给躲起来了。”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文章开篇第一句话就引来了读者的惊呼。44岁的范雨素用冷眼旁观的语气,讲述了自己和农村家人的故事。

图片 5▲范雨素

每日人物<更多内容2017-05-07 11:44:18

春天来的时候,范雨素和皮村的桃花几乎一起红了起来。

文章爆火之后,范雨素和她居住的皮村成为外界寻访和探究的对象。她形容自己莫名其妙成了网红。之后,她辞掉育儿嫂的工作,和出版社签约出书,在皮村8平米大的出租屋中全职写作。

  她的小窝还在北京东五环外的皮村,她的工作还是育儿嫂,面对小女儿“不好意思给同学说咱家在哪儿住”的指责,她依然无言以对……“在北京买房与我的距离,比地球到月亮的距离都远。”

她两手在空中挥舞,笑着说,现在就像突然遇上了一场沙尘暴,灰蒙蒙的,容易遮住人的眼睛。不过,44年的人生阅历已经自成体系,不大会为这点沙尘暴摇摆的。

究竟“有多红”,皮村工友之家文学小组的创立者小付在拨给文学小组骨干成员、打工诗人郭福来的电话里这么说,“你知道吗,范雨素火了,特别火。一帮记者把咱们的小院儿……围满了。”

范雨素的命运看似正在被重新装订,但她并不在意这种世俗意义上的改变。一场热闹过去,她仍然在城中村吃着6块钱一份的盒饭,在出租屋中晒太阳、写书。因为出版社没有支付定金,她的生活日渐拮据,只能在写作的同时,重新给前雇主做家政工维生。

  今年4月,随着《我是范雨素》一文的走红,范雨素一下成了名人。面对突然闯入的媒体与出版社工作人员,她慌乱了,谎称自己“因社交恐惧症发作而躲进了附近的山里”。

图片 6

小付和郭福来口中的范大姐名叫范雨素。来自湖北襄阳的一个村子,初中没毕业便辍了学。今年44岁,是北京一个人家的育儿嫂。平日里一头短发,利索,一米五几并不起眼的个儿,常穿蓝绿色,个性沉稳,不爱多言。

今年三八节前夕,范雨素首次接受品牌邀请,在天猫「女王节」视频中,作为女性力量的代表谈论她作为女性的自我成长以及对于婚姻和子女教育的感悟。

  而事实上,她哪儿也没去,就窝在自己租住的皮村“下野总统”家的房子里,看书、作文……几个月后,她就大着胆子上街吃饭、买菜,发现并不会被旁人认出,自此,生活就慢慢恢复到了原来的轨道中。

null

她也是一位被网友称作“老天爷赏饭吃”“满屏神来之笔”的一篇非虚构文章的作者。她写给微信公号“正午”的《我叫范雨素》一文,两三天来在朋友圈受到“追捧”。

文|李陌也

  只是和以前有点变化的是,成名之后的身份角色又多了一些。但尽管如此,范雨素却还是坚持,“我就是我”。

公众号文章的阅读量蹭蹭上涨,1000、5000、7000、20000,“发火箭似得”,范雨素攥着粉色手机,在自己八平米的小屋,急得来回踱步。《我是范雨素》在正午故事上发出2小时后,有出版社给她打来电话,邀请她出书。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成名真的可以在一夜之间。

编辑|金焰

  育儿嫂

范雨素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漩涡。她到哪,媒体跟到哪,先是把她堵在皮村(北京东北五六环之间的一个城中村)文学社办公室里,请她讲写作的初衷和过程,折腾了整整十个小时。接着去出版社签约,又被媒体簇拥着前行,阵势跟过街游行一样。手机几十条消息同时涌进来,她心烦意乱,没点两下,手机死机,她索性卸了电池。回到家,房东又跟她抱怨,总有人找她。她实在招架不住了,委托朋友告知媒体:自己社交恐惧症已转成抑郁症了,现已躲进深山老庙,不要找了。

范雨素本以为拿来换点稿费的第一篇公号投稿《农民大哥》的5000多点击量就是她受关注的上限了。“谁知道早晨一醒来,还不到9点钟吧,文章左下角的数字跳到了10万+。”

「晚上,没有妈妈陪着睡觉,

  近距离感受“云端生活”

图片 7

几分钟后,“范雨素”这个名字上了百度百科。

她俩会做噩梦吗?会哭吗?」

  工作空隙就在家里改文章

null

几个钟头后,她的手机几乎被打爆。她抱着还没拔下充电器的手机,不知打给谁求救才好。

走红前的范雨素,在高低阶层的生活环境切换中,熬过了十多个年头,在别人家进进出出,带过20多个孩子。

  与往年初冬的雾霾笼罩不同,12月5日这天,北京的天湛蓝湛蓝的。

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工人之家小院里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图 / 视觉中国

几家知名的出版社很快追到村子里,插着红旗的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门口又多了几辆宝马。一些右臂底下夹着钱夹的城里人模样的人逢人便问:“范雨素是住这里吗?”“你能联系上她吗?”

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她发现,她的很多雇主都很焦虑,想出去工作,又担心找不到理想中符合年龄的职位;全职在家陪孩子,又怕失去自我尊严。

图片 8▲湛蓝天空下的皮村

她也不是恐慌,就是烦,闹不清。没有这事的话,现在她应该背着她的黑色书包,在去往雇主家的路上,或者在擦地板、拖地,把乱哄哄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小时四十块,一天能赚两百多块钱呢。44岁的范雨素女士,右手托着脸,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一闪而过,见面当天,她戴了一个蓝色大檐帽,脸被藏得严严实实。

育儿嫂的逆袭

从育儿嫂的角度,她觉得这并不应该成为一个困难的选择:如果有条件,在孩子3岁以前,最好能够全职陪伴他们。但在孩子3岁以后,妈妈最好还是要出去上班。

  几天前,范雨素接到以前雇主的电话,说宝宝想她了。这是她迄今为止唯一还有联系的前雇主。这也导致红星新闻记者与她见面地点,从东五环外的皮村,换到了顺义的一个高档社区。

这几天,时不时有人在她家门口探头探脑,她只能偷偷待在房间。几百米外的皮村文学社办公室门口,车停得满满当当,媒体一波一波地来,逮着谁问谁。这是一间20平的办公室,桌子上堆放着几十本《皮村文学》。范雨素就是在这个办公室里开始学习写作的,她在这学会了怎么给文章搭结构、怎么起承转合。这是皮村文学社自发组织的义务写作培训。3年前,每周日晚7点,范雨素有空就来这听课,到了就安安静静坐着,很少跟别人交流,只有聊起看过的书,她才迅速将身体前倾,探头问,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外的皮村,曾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城中村。

她觉得很多雇主焦虑,多是出于对自己的放不下。她讲起曾雇佣过她的一位单身母亲,为了陪孩子卖掉了之前的多家公司,找了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去给别人打工,这种不怕从头开始的从容和自信,让范雨素倍感钦佩。

  范雨素说,接到雇主的电话后,她没有犹豫,放下手中已进入删减阶段的小说,就从皮村乘公交车赶到雇主家,帮忙接送已经上小学的宝宝。

文学社的朋友不停给她发来新闻,视频的、文字的、广播的。在手机上,她看到自己母亲被几家媒体围在中间,她有点气,意识到闯祸了,深怕媒体难为母亲。

最近的地铁站离这里要十几公里,两万多人口的地盘上北京土著仅占千余人,其余全是外地打工者。

「人不能总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要多想想自己得到了什么。虽然失去了各种职业上的机会,但你陪伴孩子这几年所带给他的影响是无价的,你们之间相处的快乐也是真实的。孩子远比大人想得敏感,不要让这种焦虑的情绪影响到孩子。」范雨素在视频中讲到,「我照顾过那么多的孩子,发现小时候父母长期不在身边的孩子,会很没有安全感。」

  从2011年开始做育儿嫂,范雨素照顾过八九个小孩,包括她在《我是范雨素》一文中提到的“胡润富豪榜上榜者的如夫人”家的庶公子。

只想挣点稿费,怎么这么多事,她心想。2016年5月,正午故事找到她,说想发表她在《皮村文学》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她想都放一年了,能发也好。那篇《农民大哥》,最终收获了五千多点击量,她拿到了1500块的稿费,事后一家杂志社转载,又给了300块。只写了4个小时,就能拿1800块,她心里喜滋滋的,一收到稿费,就给文学社的工友转了66块红包,让他们去买点水果,又给家里大哥、二哥的三个孙子买了三台诵读经典的学习机。

这里开满了小型加工厂。如果在这里待上半天,你就会习惯在低空盘旋的飞机,一天到晚近百趟轰鸣着从头顶上飞过。所以这里没有高楼,万把工友租住的是几乎清一色红瓦低矮的平房。

图片 9

  在被问及那家人对她的文章是否有类似指责的反应时,范雨素笑了笑说,文章发表时,她已经离开那家很久了,“之后就没联系了。”

图片 10

范雨素的走红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一拨一拨从城里开来的车,顺着突突突的拖拉机声,依次经过沙发厂、木材厂、彩钢厂、家具厂、门窗厂,再经过几间高矮不一的泥垒的公厕,穿过几辆拉着红砖搞建设的卡车,就能来到一间挂满牌匾和海报的黑色铁门前。

范雨素多希望自己能有时间陪在两个女儿身边。可像她这样,没有丰厚资本却要拉扯两个女儿的单身妈妈身份,从一开始的角色设定就没给过她这样的机会。

  在做育儿嫂的日子里,范雨素需住在雇主的家,作息时间跟幼儿的作息一致。照看孩子吃奶、给幼儿做肤触、哄孩子睡觉是她的主要工作,“其他的家务不用做,不累但就是睡不好,一天能睡上四个小时。”

null

匾上的“工友之家”“工友影院”“社区青年汇”“新工人剧场”等字眼提醒着人们院子里的大致内容和陈设。

「我知道的家政工们,个个都是为了孩子上学出来挣钱的。她们白天想孩子,半夜哭。上好大学要钱,挣钱多难呀。」她在别人家做育儿嫂,每周休息一天,平日里,两个女儿独自在家,当时刚十几岁的大女儿照顾几岁的小女儿。有时雇主的孩子半夜醒来,范雨素在去给孩子喂奶粉、哄其入睡时,便会想到自己在皮村出租屋中的两个女儿。「晚上,没有妈妈陪着睡觉,她俩会做噩梦吗?会哭吗?」想着想着,就流下眼泪。

图片 11▲给幼儿做肤触的范雨素

范雨素手稿

“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是这两天才出了名的地方。在路上被问路的皮村人,朝你打量一眼,不等你问完,提起食指朝北一指,“喏!”

她羡慕那些有机会做选择的女性。她记得曾有一个富庶的浙江雇主,即使每天要在路上奔波4个小时,挣着于家庭而言毫无作用的薪资,女主人也依然坚持每天去上班,因为她不愿放弃自我。

  但这样的工作也给范雨素带来了比她在皮村的同好们相对高一点的薪酬,“一个月6000块钱。”

这次,她心里就一个想法:点击量能过五千。文章刚发出来的时候,她还拜托一位文学社的朋友帮忙转发,给自己加点点击量,没承想,上了头条,老家《湖北日报》头版都是她的照片,出版公司追着给她出书,有公司邀请她去当编辑,也有平台找她签约,软磨硬泡,要给她开公号,一月4篇,一万块。她客客气气应承着,等人走完,态度坚决地说,我永远也不会签。

这基本上是范雨素和她加入的工友之家文学小组活动的据点。惊艳了朋友圈的那句“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就出自这里。

「我记得董卿说过,你希望孩子什么样,你就要先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希望孩子以后上进、努力、独立,你得给他树立榜样。」这个44岁的育儿嫂倔强地说。

  因为与雇主们朝夕相处,范雨素也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她口中“云端的生活”。虽然她把雇主们的生活比喻为“云端的生活”,但她依然固执地说自己“很讨厌阶层这个词”。

她沉着脸,絮絮叨叨跟大伙解释,自己写不了命题型,只有感情来了,才能写点东西。

涌进皮村的人们找到这里,把24岁的小付包围。他们听说小付是皮村工友之家文学小组的发起人,常跟范雨素打交道。

图片 12

图片 13▲与以前的雇主去三亚旅游时,范雨素留下的背影照

写《我是范雨素》这篇文,是因为心里堵得慌。83岁的母亲给她打电话抱怨,范雨素揪着心,自己如果有钱,母亲就不用受这个罪。她难受极了,铺开黄色的稿纸,记述自己的母亲,写了5个小时。就跟看完一个心理医生一样,她形容,畅快了。

一早被同事喊来的小付明显被这阵势震到了。连续两天围追堵截一名“育儿嫂”,她是头一回碰到。

「我觉得在婚姻中,我主宰了。

  然而,这种近距离观察“云端生活”的机会,却被“出名”打断。在躲避蜂拥至皮村寻找她的各路记者和出版社工作人员时,她无暇寻找新的看护幼儿的工作。

网上铺天盖地的表扬袭来,她也从没觉得自己写得好,“我只是真实,平视了我们的生活。”隔一天,相关宣传单位也来了,邀请她去参加活动,演讲,以农民工文学家的身份。她草草拒绝了,“我可不要当一盘菜,让人吃。”她在电视上看过很多底层成名的人,被主办方邀请到台上,配合点头哈腰,一会感谢,一会回答些无聊的问题。她清醒得很,从不寄希望于一篇文章改变命运。

本来跟她一起应对出版单位与媒体“盘问”的,还有一位叫王德志,是工友之家的创立人之一。疲惫地应付完25日一整天,第二天一早他就“外出办事去了”。

我觉得我生活不下去了,我就走开。」

  “跟现在这家人是有感情的。”范雨素说,目前她接送的小孩7岁。这个已经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孩跟她很亲,“一见面就要抱。”

图片 14

26日中午才肯接通电话的王德志颇有心得地说,“我告诉她别慌,咱们选择得慎重。搞不好,好事也成坏事了。”

范雨素曾告诉女儿,「人生是颗菜籽命,落到肥处是棵菜,落到瘦处是根苔。苔长大了是草,草长大了是竹。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坦然面对。」对孩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活着是自己的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阅读

小付和郭福来口中的范二妹名为范雨素,

社会 2020-01-05
突然遇上沙尘暴|范雨素爆红之后 原标题:成名后“躲进山里”的范雨素:我为啥没离开皮村...
查看全文

男儿潘某对偷窃别人手机图穷折叠刀见,

社会 2019-12-21
永利国际网投,我们也提示广大旅客朋友,出门在外还是需要多加注意,提高防范意识。贵重...
查看全文

美方毫不认为限定对华出口尖端科手艺够

社会 2019-12-21
永利国际网投,原标题: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坚决反对美方滥用出口管制措施 据新华社北京12月...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66181818.cn. 永利国际网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