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先生和徐女士傻眼了,不应犹如此反复借钱

  • 栏目:社会 时间:2019-12-03 01:46
<返回列表

图片 1

“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妹子借钱不还,该怎么办?”老爸慌慌张张闯进我的房间。

“你打电话给她了吗?”

“打不通”

“那就对了,她手机丢了。这是骗子在诈骗,不用理他,以后陌生电话不要接。快过年了,他们在冲业绩。”

哄走了老爸,我却坐立不安——我知道,妹妹应该是在网贷上借了钱,逾期还不上,人家追债来了。

从三个月请前她再次找我借钱,我就察觉不太对劲:她的工资不低,消费水平并不高,不应该如此频繁借钱。仔细询问过后,才知道原来是妹夫迷上赌博,输了十几万——这些钱是从网贷平台套出来的。

妹夫把债务转给妹妹一半,妹妹每月要帮他还6000多元。我听后大怒,对她说:“这样的话,我不可能再借给你们钱。赌博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你也没必要还。”她听后愤然挂断。

昨天我收到电话,让我通知她及时还款,我问欠了多少,对方说4万。可是我知道,一般都会同时在几个平台上借钱——这意味着,我们家不可能帮她还上这笔钱。

今天催款电话便打到父亲的手机上了。

我打电话给认识的律师,他表示只能尽快还钱。我问,如果还不上怎么办?他说,那可能会遭到合法的花样催收,如果是不正规平台,呵呵……建议你百度一下,咨询线上金融方面的律师。

对于小朱所说,自己是收到催款短信和视频才被迫自杀的,孙承龙认为,目前的事件定性为民事纠纷引发的自杀事件,事件的发生是否是由于债权人的非法催债行为导致的,要进一步调查取证。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债权人在催债过程中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逼迫或最终导致当事人自杀自残的情况,公安机关掌握证据后应刑事立案。

图片 2

  2017年小朱终于不堪重负选择割腕,倒在了血泊里。经抢救,小朱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打不死你的,终会让你坚强,可是网贷,却可能逼的你家破人亡。


朱先生说,如今,多地讨债人员几乎每天都会到他家催债,让一家人深感害怕和紧张。小朱说,他决意自杀是因无力承担巨额贷款,又收到恶意的催款短信和视频,重重压力之下才如此选择。日前,朱先生已就此事向淮南市田家庵公安分局报案。昨日,当地警方表示,已收到报案材料,并介入调查此事。

自主招生 自招简章中的重要信息 自主招生你在哪个段位

  时间:2017年8月15日

百度如下:

2016年3月,河南某大学生在10多个校园金融平台贷款近60万元后因过度借贷导致跳楼身亡。

2016年4月14日,一位22岁的男子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被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二审改为防卫过当,改判6年徒刑)。

2017年3月,福建某大学生通过校园贷小广告借款800元,不料在利滚利的情况下背负的债务近20万元!

案例分析:以月息“0.99%”为噱头的校园贷分期易造成“低息”假象,但加上平台服务费,成为超过年利率24%的超高利息!若缴纳滞纳金,超过36%变为非法高利贷。

2017年8月3日,正在家放暑假的范泽一向家人称要返回北京学校,随即离开了家。据范泽一的家人告诉记者,就在范泽一离开家的当天下午,家人在其卧室内发现了一封遗书,称自己“一步错、步步错”,并且“我的心已经承受不住”。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发现遗书后,家人立即拨打范泽一的手机,但手机已经无法接通。随后,家人立刻报警,警方马上以“失踪人口”立案展开调查。8月5日范泽一尸体在河中发现。

就在范泽一失踪的次日,也就是2017年的8月4日开始,范泽一父亲的手机就开始陆续收到数十条的信息,信息内容都是追债。

在恢复后的范泽一手机里,发现范泽一从2016年7月开始,从一个名为“速X借”的网络借款平台借了第一笔1500元,随后就从另外一家网络借款平台借了3000元钱用于归还“速X借”的钱,然后再从另外的借款平台再借出更多的钱用来归还上一笔欠款。除了“速X借”外,他还在“今X客”、“哈X米”等网络借款平台上借款。

小朱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高额利息,是否受法律保护?小朱的割腕自杀行为,贷款的出借人是否要承担相应后果?对此,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称,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约定的利息,月息不得超过两分,一旦超过,就得不到法院的保护和支持。孙承龙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不排除在实际的借款过程中,可能双方约定的利息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标准,或实际出借的金额与借条里面载明的数字金额不相符。需要提醒的是,作为当事人,提起诉讼必须在法院规定的举证时间内提供证据或证据线索。

解密专业 广播电视编导 电竞专业

22岁的小朱是淮南市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11月4日,割腕自杀的他虽被父母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但高利贷债权人讨债的恐吓与威胁,却让一家三口惶恐不安。这些得从小朱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为还贷,小朱拆东墙补西墙,短短三个月就背上35万余元债务。 11月29日,小朱家人更是收到合肥一家个人贷款平台催债人的威胁信息。目前,淮南警方已介入调查。

儿子自杀父母才知巨额欠款

朱先生和妻子徐女士是淮南的普通上班族。 11月4日上午,朱先生接到一个网贷平台的电话称,自己欠了3000多元钱,不按规定日期还就要收取利息了。对此说法,朱先生徐女士都感茫然。于是,他俩打算中午问问儿子小朱。不料,二人推开儿子的房门后惊呆了,“儿子左手手腕上流了好多血,人已经昏迷了。”朱先生赶紧拨打了120,一番抢救后,小朱转危为安。

徐女士说,儿子养伤期间,做梦都在喊“要还钱”。而且,她和丈夫从儿子房间里找到一沓欠债单据,“单据中,儿子拖欠了20多家网贷平台的贷款,共计13万多元,剩余都是欠下的个人高利贷借款,本息加一起有22万多万元。”

面对儿子35万元的巨额债务,朱先生和徐女士惊呆了。朱先生不解地说,他不知道还是学生的儿子做了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身份信息被同学借用贷款

29日,小朱表示,这还要从他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原来,去年6月,小朱的初中同学小张找到他,称女友过生日,想借用小朱的身份信息办校园贷,给女友买个手机,贷款也由小张自己偿还。小朱没多想就提供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很快就放了款,这部手机一共贷款4800元,分12个月偿还,本息加一起共计7000元。”

小朱说,还贷首月,小张的确还了款,其间又向他借1万元现金,说过阵子会偿还。于是小朱从某网贷平台借了1万元给小张。不料,此后小张不但将他拉黑,还不再偿还此前买手机的贷款。找不到小张,两笔以小朱名义贷得的款,只能由其偿还。

今年7月,小朱终于把1万元的贷款还完了,但剩余的7000元,他无力偿还。就在此时,他通过网贷平台,认识了一位王先生,对方自称在合肥做分期贷款。还说合肥有家网贷平台的利息很低,借7000元每月只需还几十元钱就行。不过,小朱到合肥和王先生见面后得知,此前说的网贷平台在做网络维护。“王先生答应个人借我7000元,不过写欠条时,他写了一张9000元的欠条,又写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小朱说。

边借边还三个月欠债超35万

小朱签过字后才明白,“如果我能一周内还清,加上2000元保证金,只要还给王先生9000元即可。如果还不上,他就拿那张三万元的欠条来找我。”一周后,小朱没能还款,但王先生却没让他立刻还三万元,而是与他立下“逾期后每日偿还200元利息”的约定,并让小朱先偿还一部分本金。“见我为难,王先生把我介绍给合肥中环城的贷款人朱某某,说那边个人借款的利息低。”8月上旬,小朱与朱某某签了一张1.5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实际到手的只有1万元,剩余5000元是保证金。小朱还完此前因小张欠的钱后,才发现欠朱某某的款又要逾期了。“钱还不上,朱某某就用高利贷那一套给我立规矩,月利息达到了五毛,逾期本金翻倍,1.5万元变3万元。”签下字后,小朱发现每天光要还给朱某某的利息就要两百多元,还不算王先生的利息。

之后,小朱拆东墙补西墙,从奢分期、借贷宝、任我花等20多家网贷平台上贷款还钱,还在朱、王两人的要求下,先后与郑某、陈某某、汪某某等多人签下了个人借款合同。小朱签订的借款合同显示,这些合同规定的月息至少五毛,逾期本金翻倍,是典型的高利贷借款模式。仅三个月,小朱在合肥、滁州、淮南等地所欠的网贷和高利贷本息金额超过35万元。

图片 4小朱在某公司贷款。 朱先生供图

不堪恐吓大学生选择自杀

徐女士发现,为了还债,儿子小朱在他们夫妻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他们的信息办理网络贷款。事发前,她和丈夫在花呗、借呗等平台的欠款也有近万元。

11月29日,朱先生来合肥到一家个人贷款平台还债。朱先生说,几经求情,该债权人终于决定只收回本金,并答应不再让催债人员去他家威胁、恐吓。

对此,该贷款平台的一名男子坦诚地说借给小朱的就是高利贷,“当时是跟他(小朱)签了两个条子,是因为钱借出去后,还得上是一说,还不上又是另一说。”该男子说,曾在借款合同上规定月息达五毛,还不上钱就会找催债公司的人上门要钱。

此外,小朱提供的淮南、滁州等地的催债人员发来的信息中,也充满了威胁、恐吓和诅咒的字眼,其父亲朱先生的手机还收到了多段欠债人遭催债人拖街群殴的视频。

朱先生说,如今,多地讨债人员几乎每天都会到他家催债,让一家人深感害怕和紧张。小朱说,他决意自杀是因无力承担巨额贷款,又收到恶意的催款短信和视频,重重压力之下才如此选择。日前,朱先生已就此事向淮南市田家庵公安分局报案。29日,当地警方表示,已收到报案材料,并介入调查此事。

图片 5小朱的网贷清单

说法

若证明因追债被迫自杀警方应刑事立案

小朱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中约定的高额利息,是否受法律保护?小朱的割腕自杀行为,贷款的出借人是否要承担相应后果?对此,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称,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约定的利息,月息不得超过两分,一旦超过,就得不到法院的保护和支持。孙承龙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不排除在实际的借款过程中,可能双方约定的利息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标准,或实际出借的金额与借条里面载明的数字金额不相符。需要提醒的是,作为当事人,提起诉讼必须在法院规定的举证时间内提供证据或证据线索。

对于小朱所说,自己是收到催款短信和视频才被迫自杀的,孙承龙认为,目前的事件定性为民事纠纷引发的自杀事件,事件的发生是否是由于债权人的非法催债行为导致的,要进一步调查取证。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债权人在催债过程中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逼迫或最终导致当事人自杀自残的情况,公安机关掌握证据后应刑事立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小敏)10月24日,22岁的张家泽在租住的门头沟某小区11层楼上跳楼身亡了。

对于还不上的人,他们怎么办?

7×24小时电话轰炸你手机联系人,先短信后电话恐吓。

人员上门追债,每上门一次,债务翻倍。“极少数”人员可能会口骂手砸。三天一轮。

司法起诉+强制执行,提交征信黑名单。

外包有资质的讨债公司,“极少数”讨债公司会雇佣艾滋病人讨债。

回到“辱母案”的例子,我们可以管中窥豹:

2016年4月13日,苏银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东西。据她提供的情况说明,在房间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

2016年4月14日,催债手段升级。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许出门。“在他娘俩面前,他们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说的话都没法听。”

当晚8点多,催债人员杜志浩驾驶一辆迈腾车进入源大工贸,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接待室内有两张黑色单人沙发和一张双人沙发,苏氏母子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

刘晓兰说,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其间,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嘴上。刘晓兰看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让刘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刘晓兰看到,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朱先生和妻子徐女士是淮南的普通上班族。 11月4日上午,朱先生接到一个网贷平台的电话称,自己欠了3000多元钱,不按规定日期还就要收取利息了。对此说法,朱先生徐女士都感茫然。于是,他俩打算中午问问儿子小朱。不料,二人推开儿子的房门后惊呆了,“儿子左手手腕上流了好多血,人已经昏迷了。”朱先生赶紧拨打了120,一番抢救后,小朱转危为安。

解密专业23期:人力资源管理 不只学做伯乐

相关新闻

最好的方法是不碰网贷,还不上信用卡你可能会坐牢,还不上网贷你可能家破人亡。

遇到暴力催债怎么办?

①投诉,暴力催债投诉渠道

②告诉家人,一起面对,你自己扛不起

③拒绝任何私下解决方案,寻求律师(司法)帮助

图片 6

电影《九龙冰室》

我也说过“我自己扛”,可还不是我爸在扛!——九纹龙

徐女士说,儿子养伤期间,做梦都在喊“要还钱”。而且,她和丈夫从儿子房间里找到一沓欠债单据,“单据中,儿子拖欠了20多家网贷平台的贷款,共计13万多元,剩余都是欠下的个人高利贷借款,本息加一起有22万多万元。”

学生兴趣可培养不需过分强调 高三家庭消费报告

  一位接听记者电话的女士表示,“怎么会因为几千块而跳楼呢?”

犯错误人生难免,有的让你成长,有的把你拉入深渊。

边借边还三个月欠债超35万

没有奖项如何通过自主招生初审

  女友小丽:她与隋某恋爱近一年,今年7月分手。9月底,隋某打电话称想自杀,她才得知隋某深陷校园贷。自杀那天夜里,隋某将自己的网游账号和密码发给了她。至于隋某何时接触校园贷、欠债多少、涉及哪些公司,小丽说,因为隋某不讲,她也不清楚。但隋某向几位好友都借过钱,有些还是好友通过校园贷透支的。

若证明因追债被迫自杀警方应刑事立案

双一流 名单你读懂了吗 为何分成AB类

  等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她已欠银行和网贷平台50余万,还从卖猫夫妇那里借了20万高利贷。借钱者及其亲朋好友还要承受被催收短信和电话的狂轰滥炸。每天被催债电话轰炸,只要逾期,哪怕只有1天,通讯录上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会知道我欠钱不还。加上重度抑郁症的折磨,她选择让生命与噩梦同时结束。幸好,抢救及时挽回了一条生命。

儿子自杀父母才知巨额欠款

点击加载更多

据安徽商报报道,22岁的小朱是淮南市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11月4日,割腕自杀的他虽被父母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但高利贷债权人讨债的恐吓与威胁,却让一家三口惶恐不安。这些得从小朱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为还贷,小朱拆东墙补西墙,短短三个月就背上35万余元债务。 11月29日,小朱家人更是收到合肥一家个人贷款平台催债人的威胁信息。目前,淮南警方已介入调查。

  室友告诉其父,当天下午张家泽和两名男子在其房间内,张家泽多次提到“被骗”、“要钱太多”等字眼,期间两次有跳楼自杀的倾向,均被同行男子拉住,最后男子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先带张家泽去事发地签字,因为交警要回去。

此外,小朱提供的淮南、滁州等地的催债人员发来的信息中,也充满了威胁、恐吓和诅咒的字眼,其父亲朱先生的手机还收到了多段欠债人遭催债人拖街群殴的视频。

  此前郑某因还贷压力,曾先后4次自杀,其中两次跳湖,一次撞车,一次吞食了200片安眠药。21岁的郑某从2015年1月开始买足球彩票,并下载了各种足彩APP。经学校统计,自2015年开始,郑某共借用、冒用28名同学的身份证、学生证、家庭住址等信息,分别在诺诺镑客、人人分期、趣分期、爱学贷、优分期、闪银等14家网络小额贷款平台,共计贷款58.95万元。在了解到郑某借款信息后,郑某远在邓州市农村的家人先后帮郑某还款10万元,后来再无能力还款。

身份信息被同学借用贷款

  隋某父母:已帮他还了十多万元。

不堪恐吓大学生选择自杀

  时间:2017年7月5日

11月29日,朱先生来合肥到一家个人贷款平台还债。朱先生说,几经求情,该债权人终于决定只收回本金,并答应不再让催债人员去他家威胁、恐吓。

  2017年6月,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暂停所有校园贷业务,校园贷机构根据自身情况,制定退出计划。9月6日,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表示,根据规范管理校园贷的文件规定,任何网络贷款机构不允许向学生发放贷款。因此国家主管机关已经三令五申禁止网络平台向在校学生发放贷款,禁止采用违法犯罪手段追偿贷款,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学生可以采取合法手段,没有必要轻生。

之后,小朱拆东墙补西墙,从奢分期、借贷宝、任我花等20多家网贷平台上贷款还钱,还在朱、王两人的要求下,先后与郑某、陈某某、汪某某等多人签下了个人借款合同。小朱签订的借款合同显示,这些合同规定的月息至少五毛,逾期本金翻倍,是典型的高利贷借款模式。仅三个月,小朱在合肥、滁州、淮南等地所欠的网贷和高利贷本息金额超过35万元。

  长期在浙江打工的河南男子,因收入不高,先后十余次相亲受挫,28岁尚未成家,才萌生了买彩票“发家致富”的念头,向20多家网上银行贷款十余万元用于买彩票,债台高筑无力偿还欲到拉市海景区自杀。幸好,被民警及时发现,对其进行劝解后挽回了生命。

今年7月,小朱终于把1万元的贷款还完了,但剩余的7000元,他无力偿还。就在此时,他通过网贷平台,认识了一位王先生,对方自称在合肥做分期贷款。还说合肥有家网贷平台的利息很低,借7000元每月只需还几十元钱就行。不过,小朱到合肥和王先生见面后得知,此前说的网贷平台在做网络维护。“王先生答应个人借我7000元,不过写欠条时,他写了一张9000元的欠条,又写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小朱说。

  时间:2017年4月11

面对儿子35万元的巨额债务,朱先生和徐女士惊呆了。朱先生不解地说,他不知道还是学生的儿子做了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爸爸,妈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欠下了数万元的网络债务,我太绝望了!”这条短信于6月29号凌晨给家人留下。几个小时后,谢波在距离学校不到500米的涪江边,溺水身亡。

小朱签过字后才明白,“如果我能一周内还清,加上2000元保证金,只要还给王先生9000元即可。如果还不上,他就拿那张三万元的欠条来找我。”一周后,小朱没能还款,但王先生却没让他立刻还三万元,而是与他立下“逾期后每日偿还200元利息”的约定,并让小朱先偿还一部分本金。“见我为难,王先生把我介绍给合肥中环城的贷款人朱某某,说那边个人借款的利息低。”8月上旬,小朱与朱某某签了一张1.5万元的借款合同,但实际到手的只有1万元,剩余5000元是保证金。小朱还完此前因小张欠的钱后,才发现欠朱某某的款又要逾期了。“钱还不上,朱某某就用高利贷那一套给我立规矩,月利息达到了五毛,逾期本金翻倍,1.5万元变3万元。”签下字后,小朱发现每天光要还给朱某某的利息就要两百多元,还不算王先生的利息。

  事件:儿子自杀父母才知巨额欠款

徐女士发现,为了还债,儿子小朱在他们夫妻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他们的信息办理网络贷款。事发前,她和丈夫在花呗、借呗等平台的欠款也有近万元。

  小林说,家里条件不好,考入大学又想买手机和电脑,为了不让父母为难,他才选择了独自贷款。用消费贷一共贷了9000多块钱,背了13万元的债务。并遭网贷平台催债:死了就不用还了。校园贷款平台敲骨吸髓的行为,让小林一家十分气愤。

[说法]

  四川内江市威远县连界镇36岁孕妇叶某2017年11月12日将3岁儿子托付给婆婆,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债”后,喝下一瓶农药自杀身亡。

对此,该贷款平台的一名男子坦诚地说借给小朱的就是高利贷,“当时是跟他签了两个条子,是因为钱借出去后,还得上是一说,还不上又是另一说。”该男子说,曾在借款合同上规定月息达五毛,还不上钱就会找催债公司的人上门要钱。

图片 7

昨日,小朱表示,这还要从他为同学偿还1.7万元贷款说起。原来,去年6月,小朱的初中同学小张找到他,称女友过生日,想借用小朱的身份信息办校园贷,给女友买个手机,贷款也由小张自己偿还。小朱没多想就提供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很快就放了款,这部手机一共贷款4800元,分12个月偿还,本息加一起共计7000元。”

热门新闻

小朱说,还贷首月,小张的确还了款,其间又向他借1万元现金,说过阵子会偿还。于是小朱从某网贷平台借了1万元给小张。不料,此后小张不但将他拉黑,还不再偿还此前买手机的贷款。找不到小张,两笔以小朱名义贷得的款,只能由其偿还。

  北京某知名外语高校一大三学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给家人留下遗书后失踪,随后其家人不断受到追债的短信和电话。8月15日,失踪大学生被确认死亡,家人发现其曾经在多个网络借贷平台贷款,同时还有多条威胁恐吓追债的信息及视频。

  事件:大四休学男生26层跳楼 前女友称其曾提自杀

上一篇:【永利国际网投】亦不是律师,比如对于凌辱、毁谤、要挟司法人士首先警报也许教训 下一篇:辽宁一男子每每酒后暴力围殴爸妈 警方,对平素权利人张跃峰予以免职

更多阅读

朱先生和徐女士傻眼了,不应犹如此反复

社会 2019-12-03
壹 “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妹子借钱不还,该怎么办?”老爸慌慌张张闯进我的房间。 “你打...
查看全文

户籍地黄梅县永佳河镇,莎普爱思

社会 2019-12-03
热门新闻 01 媒体披露给田亮压分的领导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她 02 中纪委刊文点了一个大老虎的名...
查看全文

两东方之珠市律师称参预法院开庭审判后

社会 2019-12-03
原标题:两北京律师称参加庭审后遭20余人围殴,全国律协:强烈谴责 原标题:记者、律师接...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66181818.cn. 永利国际网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